新京报谈访民自杀干部获罪:截访本就不合法|不合法拘禁|自杀|干部
截访活动从发生之日起,就注定是种不合法行为。 据报道,山东龙口访民李淑莲被不合法拘禁案于12月28日宣判,四名公职人员构成不合法拘禁罪并获刑。时隔9年后,该案完全画上句号。 复盘该案案情,又跟截访有关:龙口乡民李淑莲和刘明霞2002年至2009年屡次赴省进京信访,2009年9月龙口市东莱街道办事处三名干部协商决议,雇人对二人进行关闭看守和殴伤体罚。二人被带至宾馆后,三名保安(另案处理)对她们体罚殴伤,还有1名办事处人员经过监控调查。10月2日晚,李淑莲被发现自缢身亡。 与此前有些访民被黑保安殴伤致死、在黑监狱非正常逝世后,只要黑保安被追刑责不同,李淑莲案里当地司法机关不是浅“责”辄止,而是追根溯源,对安排截访者追查刑事责任。这也能给部分底层工作人员以警示:不能以违法违法的方法,对待访民和上访、信访活动。 在该案中,李淑莲自缢身亡的确是个“变量”——会将这起恶劣事情带入公共言论场。但即便没有该情节,即便所招聘的人员没有殴伤行为,仅是不合法拘禁行为自身,就已涉嫌违法违法。按照《刑法》《治安管理处分法》和最高检相关司法解释,不合法约束其人人身自由超越24小时,就构成违法,即便时刻较短,构不成违法,那也该被治安拘留处分。 就算不是把上访人控制在宾馆或交给黑监狱,而是仅强行截访、把其强行拉回,也构成不合法约束人身自由甚至不合法拘禁罪。 由此看,截访活动从发生之日起,就注定是种不合法行为。惋惜的是,因为截访有时候并非单个公职人员“个人行为”,而是跟当地乱用“一票否决”权带来的压力有关;以往该现象也很常见,截访的违法性质也在追责环节被疏忽掉。但违法就是违法,在法治社会,违法违法就该担责。蓬莱市人民法院对几名安排截访者判刑,算是“重申知识”。 等待相似的个案判定,可以对那些截访黑色利益链上的人有所震撼:就像访民的涉法涉诉信访当被导入法治框架下那样,应对上访的方法也该归入法治轨迹,不然就该为之担责。 □吴元中(法令工作者) 新浪新闻大众号 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重视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